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务 > 教学案例

【教学案例】央行今年第四次降准释放资金逾万亿元

来源:中国证券报

中国人民银行7日消息,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,降低融资成本,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,央行决定,从15日起,下调大型商业银行、股份制商业银行、城市商业银行、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、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,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(MLF)不再续做。

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不搞大水漫灌,注重定向调控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。

业内人士介绍,这是央行今年以来第四次降准。专家表示,本次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。在外围市场下跌时,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。当前我国国际收支状况总体平衡,降准不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贬值压力。货币政策组合工具操作仍有空间,以适应形势变化和实体经济及金融市场需要。

提振市场信心

“本次降准1个百分点,释放资金约1.2万亿元人民币,其中4500亿元对冲到期的MLF,另外新增的7500亿元也会和缴税形成对冲,因此,在流动性总量保持相对稳定前提下,有助于优化流动性结构。”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,相对于MLF而言,降准可使金融机构获稳定长期资金,做好资产负债管理。

央行负责人表示,本次降准的主要目的是优化流动性结构,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。当前,随着信贷投放的增加,金融机构中长期流动性需求也在增长。此时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,置换一部分央行借贷资金,能够进一步增加银行体系资金的稳定性,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,降低银行资金成本,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同时,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,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,促进提高经济创新活力和韧性,增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,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。

国庆长假期间,发展中经济体金融市场经历了不小的动荡。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与政策主管周景彤认为,此次降准有助于提振市场信心,减轻发展中经济体金融市场波动对我国市场产生的压力。

在前海开源基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看来,此次降准可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,促进提高经济创新活力和韧性,增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,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,同时提升股市信心。节假日期间,外围市场出现不同程度下跌。由于美债收益率不断攀升,美股开始出现抛售,而港股跌幅更大,欧洲和其他亚太股市也普遍出现下跌。央行降准无疑是“及时雨”。

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指出,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基调未变,此次降准是流动性“锁短放长”延续。降准后,短期内长短端利率都会下行。央行可能继续“锁短放长”流动性。降准有利于缓解企业信用收缩,也有利于高等级企业信用债收益率下降。

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有限

央行负责人表示,本次降准弥补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缺口,优化了流动性结构,银根并没有放松,市场利率是稳定的,广义货币(M2)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与名义GDP增长率基本匹配,是合理适度的,不会形成贬值压力。央行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,稳定市场预期,保持外汇市场平稳运行。

“降准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有限。”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,由于本次降准置换MLF后净投放的国内流动性规模适度,更多的是弥补相应的流动性缺口,不会造成利率显著走低,因而不会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。

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表示,从央行负责人答记者问内容来看,一方面央行认为国内目标要优先于对外目标,另一方面也说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维持在特定水平上。今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不大。

从长期看,潘向东表示,不用过度担心人民币汇率。本次降准弥补了银行体系流动性缺口,流动性基本稳定。央行已经重启逆周期因子。

货币政策未转向

专家表示,此次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。此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三季度例会表示,要继续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走势和环境的新变化,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,加强形势预判和前瞻性预调微调。

“本次降准仍属定向调控,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基本稳定,银根是稳健中性的,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。”央行负责人表示,降准释放的部分资金用于偿还中期借贷便利,属于两种流动性调节工具的替代,而余下资金则与10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,因此,在优化流动性结构的同时,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。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不搞大水漫灌,注重定向调控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。

“未来一段时间,货币政策可能仍然保持稳健,保持宏观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而不是过量灌水。”连平称,货币政策的重心会放在引导和调整流动性流向,支持小微、民营和创新型企业,以提高政策有效性。货币政策组合工具仍有进一步逆向调整空间,以适应形势变化和实体经济及金融市场需要。

在中金公司固定收益分析师陈健恒看来,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比简单的政策放松更为关键。尤其是财政政策需提升力度,通过减税或增加支出方式改善实体企业和居民资产负债表,才有可能看到新一轮信用扩张。(记者 彭扬)

(转自网络  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money/2018-10/08/c_129966795.htm

上一篇:吃瓜小考:税务律师对范冰冰税案的六维深度解析

下一篇:【教学案例】《电商法》落地 跨境代购“压力山大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