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务 > 教学研究

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创业,是孤独的


创业的起点

从“我问”到“问我”

       在学习之旅开始之前,不妨先放下“我问”,而先“问我”——扪心自问那每一个“我”。创业维艰,只有经历了深层次的自我叩问,对创业之于人生、之于世界的意义有了更深度理解之后,才有可能在风浪中初心不改。

       那么,“问我”,到底问什么?

       有研究发现,创业者往往有着强烈的生命紧迫感,创业激情往往来自于“生命短暂,个体必须创造价值”的认知。除了终极意义上的生死之外,残酷竞争市场本身就是生死场,所以,生死问题始终是悬在创业者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创业者的“问我”,首先是去追问自己如何看待生命的意义。

       与芸芸众生趋乐避苦的本性不同,本质上,创业者是享受痛苦的。虽然你们有时候也会抱怨创业劳顿,连马云也曾经说过,创办阿里巴巴是他最为后悔的事。但是我相信,如果让马云重新选择一次,他依然会选择创办阿里巴巴。某种意义上,创业者是通过享受痛苦来体会意义的,通过承担痛苦,你们走入窄门,避免沦为山寨版的别人。因此,创业者的“问我”,也意味着叩问自己如何看待痛苦的意义。

       有个词叫做“延迟享受”,我想所有伟大的创业者都是这样。他们不甘于平凡的、一般意义上的成功,而是自我加压,“自找苦吃”。经过重重挫折和磨炼,最终到达成功的顶峰。

       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场戏剧,当你选择了创业者这个角色,也就选择了剧情跌宕的戏份。你们与亲人、朋友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其他角色交织互动,演绎喜怒哀乐,最终才会真正明白“我是谁”,而不是在扮演中迷失自己。因此,创业者的“问我”,还意味着拷问如何看待自身角色的意义。

创业的过程

从认识到认知

       严肃的“问我”之后,创业之旅就有了航标,风浪再大也不容易偏航。但在航程中,还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,组建团队、规划决策、参与竞争……创业者对这些问题的解决,或基于既往经验,或基于独到资源……所有这些,都建立在“我认为、我知道、我拥有”的基础上。它们固然很好,但凡事都有另一面。既有认识有时候是你的助力,有时候也会成为你的桎梏。

       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:“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无所知。”这并不是说,你的一切认识都是错误的,而是说,当你过于依赖已知认识的时候,要有一种反观的能力。芒格是巴菲特一生的投资搭档,他的思维模型的第一条规则就是“必须拥有多元的思维模型”。如果你只有一种认知模型,就会扭曲现实,直到它符合你的模型为止,这就是典型的“锤子综合症”——当你手中有一个锤子,看什么都是钉子。创业者需要时刻警惕不要陷入定见,被“我知道”的认识束缚了可能性。

       认知心理学将这种反观能力称为“元认知”能力。元认知是对思考的思考,对认识的认识。创业者如果有能力跳出既有认识的束缚,看清自己的认知模式,具有元认知的能力,对于若干具体问题的解决会有非常大的助益。

创业的终点

以有涯追无涯

       庄子曾说: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”  

       创业也类似。创业者永远是戴着镣铐舞蹈,资金、业务、人才……总是不停地触碰边界,遭遇瓶颈。那么,创业的终点是否真如庄子所说的那么悲观,“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”?面对注定的局限,注定永无止境的追寻,应该抱有怎样的心态?

       在《人类简史》这本书中,有一个观点值得借鉴。书中提到,标致公司是全球最大、历史最悠久的汽车工厂之一。然而标致公司到底是什么?既不是它的产品,也不是它的员工,甚至不是它的股东,因为即使这些全被替换,标致公司依然存在。结论是,公司这样的组织形态本质上是一个“故事”。当年标志公司的创立者阿尔芒·标致做的事,与几千年前的萨满巫师大致相同——创造一个故事,并说服所有人都相信它。对于创业者来说,企业的生命注定“有涯”,但故事的想象力“无涯”。在局限中创造自由,在有限中追寻无限,以有涯追无涯,这才是创业者应该有的格局观,唯有如此,才可能实现自我突破,凤凰涅槃。

上一篇: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人在世上生活 无反省则无领略

下一篇: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忙碌的背后,是焦虑和疲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