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务 > 教学研究

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华为组织能力构建的五个阶段


非正式的组织

       这个阶段主要是基于个人的经验,没有规范的管理要求。

       华为最开始成立的时候是一家贸易公司,只有十几个人,组织也没有成型,管理边界也很模糊。

       对于这种阶段的企业而言,能力倒不是第一位的,意愿比能力更重要。大家是一种创业者而不是打工者的心态在做事,混乱中却有无限的生机,公司发展的很快。

       随着业务与人员的增长,没有明确的管理要求,渐渐就无法适应了。所以逐步走到了基于企业所需要的功能构建的直线职能型组织。

优秀的职能型组织

       在垂直领域逐步走向专业化,效果也很高,命令一杆子插到底。但是它的缺点就在于跨部门工作运行效率比较低。

       这种组织的发展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因为人员数量与业务复杂度大了,组织就会发生裂变。

       我遇到过一些业务发展迅速的企业,组织膨胀的也很快,为了适应业务,经常要调整组织结构。有些规模200多人的公司,一级部门已经多达10多个,就像个一字长蛇阵。

       这样的组织发展在业务运作中会遇到两个问题。

       一个是跨部门之间的协同。

       特别是有一定时间要求的业务协同,会遇到大家所熟知的部门墙。由于大家的级别一样,工作推动就很难,很多小事都要升级,由老大去拍板决策。

       第二个问题是各职能部门的资源配置不均衡。

       有些部门很容易成为业务的瓶颈,大家都会说人不够,我们也很难判断问题究竟出在哪里,慢慢就会出现推诿扯皮的情况。有大量需要各级领导去推动协调的事情,企业资源就会被内耗掉。

       华为也是这么走过来的,这是发展企业的必经阶段。

       业务规则不明确,大量的问题需要人制,需要各体系的老大之间去沟通,或者由老板去决策。所以老大在企业中就起到了一个仲裁人的作用,大量的精力被用来做组织的平衡,以及和谐各方面的关系上面。

       这个阶段的老大是比较难当的,我认为在1998年以前,华为也处于这样的一个阶段。由于华为的业务快速的发展,人员膨胀的也很快。有大量的中高级管理干部任总都不认识了,管理能力的成长是滞后于业务的发展。

       面对这种阶段的企业治理,很多企业家可能会去国学中寻找答案。比如儒家的中庸,道家的《道德经》等等。老板的心思是比较难猜的,或者是慢慢变得比较难猜。

       很多创业的企业家往往在某一方面特别强,或者是技术专家,或者是市场高手,下面的人都是他们一手带起来的,而这种发展起来的公司,往往在企业发展中也会特别偏重某一方面。比如市场出身的老大,就会偏重市场体系的建设;而研发出身的老大,就会比较青睐于技术型人才。

       我曾经接触过一个制药企业的老总,企业已经有40多亿的规模了,老大还经常亲自去生产线配药,这已经形成了他的一种爱好。也可能是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,才能找到安全感吧。

       在这方面的话,任总应该感觉是非常深刻的。因为任总曾经说过,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强。如果一个老大觉得手下都比自己强,那么内心应该是有多大的不安全感!

       无论是技术还是开拓市场,都不是任总最擅长的。另外他的脾气还比较暴,郭平曾经跟任总开玩笑:任总,您也就能做做老板,如果要是打工的话,没有哪个老板能够容忍你。

       这虽然是他的短板,但同时也是他的长处。因为对于一个企业而言,老大能够清楚什么是自己不擅长的,这个非常重要,这样才能授权给比自己更专业的人去做。

       如果老大觉得自己什么都懂,那么他就会成为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,老板的高度就是企业发展的天花板。

跨部门的临时型团队

       由于直线职能型厚重的部门墙,导致我们在解决很多实效性要求很高的问题的时候,很多企业会采用跨部门的临时型团队去解决。比如联合办公、专项改进组这种方式。

       这个是项目制管理的雏形,但是规则不是很明确。这种项目制的效果的好坏,往往取决于非项目组内的权利。

       比如说老大亲自挂帅协同效率就会比较高,但是他的权利并不是来自于项目组的权利,而是他原有的职能部门的权利。

       这种运作模式的缺陷在于,对组长的权利要求高,这种类型的组织运作,项目本身并没有给主责人赋予太多的权利,不足以制约组内成员的行为,只能依靠项目组以外的权利来弥补。

流程型组织运作

       基于业务流推动的流程型组织的建立,实现上下对齐、左右拉通。这也是华为营销体系强大的奥秘所在。

       华为据此形成了与其它公司差异化的竞争优势,那就是:

       矩阵式管理;

       流程型组织;

       授权行权监管的权利分配机制三位一体的组织运作模式。

       华为的成功是管理体系的成功,也是规则制度战胜人制的成功。它是成功的从权谋型公司治理,向西方法制化治理转型的公司。

       华为流程型组织的形成,并不全部是跟西方公司学的。

       华为的组织能力学习,以实用为第一原则。如果觉得别人的东西对我有用,我就学;如果觉得西方的东西对我没用,我就自己悟。

       所以华为的能力发展,是采用以自己为主的原则,顾问公司提供的只是业界的最佳实践做参考。这也是华为采用咨询方式,提升管理,与很多公司的本质区别。

       很多公司过于依赖外部的力量,希望花了咨询费,就让顾问把企业的问题给解决掉。但实际上这是做不到的,企业的管理提升是没办法假手于人的,因为对于企业问题理解最深的只能是企业自己。

       华为是在学习的过程当中,参悟华为之道,把别人的东西转化为自己的认知,从而做到青出于蓝。虽然做的慢,但是做的很扎实,做一块夯实一块。

上一篇: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所谓善良,其实就是心安理得

下一篇:【教学研究】观点丨“名”的本质,是一种虚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