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资讯推荐

天下苦家长群久矣丨退得出家长群,退不出内卷社会的教育压力

近日,江苏一家长录视频痛斥班级家长群异化,直呼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”,获得一众网友大量转发和点赞,冲上热搜。


uploads/image/20201109/1604896208.jpg


首先,我要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是老师。

然后,我还要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要卖队友了。


微信的出现为家庭、学校及时沟通提供了新的方式。每一个家有儿女的成年人都逃不开名为“高2016级11班”、“XX中学2018级6班”、“五年级四班”、“三年级二班”、“初2017级2班”、“终极一班”、“幼幼班”、“苗苗班”的微信群。


uploads/image/20201109/1604891028.jpg


微信群中,只要老师发布通知或消息,就会跟风地进行形式化的应景回应。家长们的回应内容高度雷同,“老师辛苦了”“谢谢老师”等内容频繁出现,造成大量的“无营养”回复,“盖楼”谢师。


在群中,家长们对于学校老师发布的任务和要求,大多时候会一致性、无条件地认领和执行。


而这类无条件的迎合、赞同仅仅是为了迎合,没有反映出对具体行为的实际判断和实质诉求,因此也就失去了意义,沦为一种形式上的应景式点赞和应付认同,未能形成主体间有效性的教育意义对话。


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


再怎么卖队友,我还是承认,老师每天的工作量确实是很大的。备课,讲义,课件,讲课……班主任还要联系家长配合教育孩子。


但这不是把自己职责甩给家长的理由。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和学习相关的(教授新课,布置练习题,批改作业,讲解知识点等)须得老师来做。毕竟术业有专攻,把作业批改的工作扔给家长,无异于让一个程序员去做设计。


部分老师,利用廉价的沟通成本,偷偷地抹去了教师和家长在教育职责的边界。带孩子的家长应该会很有共鸣:现在的班级群的性质跟工作群一样,老师就跟领导一样:下指令,家长执行。


上班配合自己的领导辛辛苦苦的搬砖,下班还得面对老师这个“孩子的领导”,批改自己都不见得会做的作业,真的,太难了……


uploads/image/20201109/1604894533.jpg


我理解这个家长,却无法赞同他的这波操作。退出家长群就能够逃离教育压力了吗?


江苏这位家长退出家长群并反问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?!”很现实的一个直接结果,就是老师大概率不会再对他的孩子上心了。平静下来之后真的不会为此后悔吗?


教育本就是稀缺资源,一个班上三十多个孩子,老师也只能尽可能去关注每一个孩子,没办法做到绝对公允。这也是家长群里“盖楼谢师”的根本原因——每一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获得更多来自教育工作者的关注。


学校教育决定孩子的下限,家庭教育决定孩子的上限。如若只是希望孩子能读书识字,学校的教育自然是够了的。若是想养成终生学习的习惯,突破阶层达到更高的人生成就,好的家庭教育是必不可少的。


压力大的情况下,应该做的是老师和家长彼此更好配合而减轻压力。本应是家校沟通桥梁的家长群,不应该成为家长和老师内耗和斗智斗勇的场所。任何一方撂挑子不管了,伤害的都是孩子。


教育职责的边界感


某大学生物相关专业的导师,同时也是一位家长。但是孩子的生物成绩一般般,对生物的兴趣也不大。


有人问:为什么不适当辅导一下呢?


uploads/image/20201109/1604899208.jpg


他答:我教他没问题,但是如果每次我都来辅导他,会干扰他老师的工作。而且我不知道考点在哪,没法针对性辅导。如果他对这方面感兴趣,我倒是会给他多讲讲相关的东西。


他不仅这么说了,也是这么做的。孩子后来虽然生物不是拔尖的科目,但是高考也没拖后腿。


在部分家长微信群的交互情景中,学校教育者主体性过度彰显,家长主体性弱化缺失。很多负面信息会被放大,形成群成员之间的误解、冲突,带来严重的内部耗散,从而直接降低家、校合作的效能,甚至是起到相反的作用。


uploads/image/20201109/1604892695.jpg


那部分执着于让家长批改作业的老师们,这个作业,到底是给学生留的还是给家长留的?


作为家长,确实该承担一部分教育的责任。退得出家长群,就能退出内卷社会的教育压力了吗?

上一篇:国民初恋丨集颜值和才华于一身,火爆全网

下一篇:房企巨头万科都在做的事,你还不知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