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动态

畅谈中国式领导力

领导力究竟是什么?领导力有文化差异吗?存在所谓中国式领导力吗?如何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发展领导力?

带着对这些问题的好奇与追寻,2018年9月1日,20多位中国最顶尖的企业大学校长与专家从全国各地汇聚北京蟒山,参加中国企业大学百人会共创沙龙活动。在***森林公园清新微风的吹拂下,在国家电网管理学院恢弘大气的校园中,嘉宾们积极投入,论道中国文化背景下的领导力发展。

领导力

1、中国式领导力是土里长出来的

如果中国式领导力不是权谋之术,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式领导力

中外领导力的本质是相同的,但是由于所处文化历史环境不同,领导力的养成与实践方式就必然有显著差异。这正是所谓中国式领导力的产生原因。

大部分与会专家认为,中国式领导力是在中国文化土壤里生长出来的,能够引领中国人的,适应中国组织发展的领导力。高强提到领导力的精髓是让领导和追随者之间达成共识,达成共同目标。在中国,一定是中国式的语境、文化,才能更好的沟通,形成中国领导力的特点。如联想的复盘。

阿里巴巴非常强调企业文化价值观的建设,许多做法都是非常本土化的。比如管理三板斧“揪头发,照镜子,闻味道”,花名文化,倒立文化等。安秋明分享了阿里巴巴的一些做法:“我们内部常讲一张图,一颗心,一场仗。一张图,首先阿里有另外一个话叫做对焦,从上到下,大家把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的目的,大家一定要能够反复的确认清楚,其实就是达成共识。一颗心,就是阿里内部很喜欢做各种动员会,包括双十一,6.18,做各种各样的复盘,本质上就是凝聚人心。一场仗,就跟盖楼房一样,先出效果图,我们的图是效果图。效果图要怎么实现,一定要有施工图,施工图就是那场仗,大家要清楚各自在战场上的战略。”

2、一阴一阳之谓道

在中国文化背景下运用中国式领导力,是否与西方管理体系与制度相互矛盾呢?

梁冰认为:“观察中国成功的企业,不管是阿里也好,腾讯也好,华为也好,都是软的一套,硬的一套,阴的一套阳的一套。它的文化基本上是本土的,但是管理系统绝对西化的。华为是最典型的,阿里有很多是GE的东西。”

一阴一阳之谓道。

一阳是管理制度流程体系,是组织的硬件,一阴是文化价值观,是组织的软件。任何企业都有这个阴阳。管理制度流程体系可以向西方学习,采用拿来主义。文化价值观的东西却很难,这涉及人们内心的信念与信仰。

中国企业的魂魄只能从中国文化土壤中生长出来。

曹阳提到两个以引入中国传统文化的企业,一个是方太,一个是固锝电子。这两家企业在西方管理系统方面都做的非常好。但是他们的企业文化价值观却来自本土,方太是儒道治企,固锝电子是儒道加佛系。这两家的企业经营都非常成功。

3、融合与发展

从大的潮流来看,东西方文化在融合,整个人类文明在不断向前发展。

罗凡认为“东西方领导力就像武术和拳击,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不是一个东西。但是从画面角度来说就是一个东西。所以东西方的东西应当拿来主义,融会贯通。”

高松提到微软总裁萨提亚的例子。萨提亚是印度人,他的主要人生经历在印度,上研究生时才赴美留学。他酷爱板球,熟悉禅修等东方文化。这样一个典型的东方人,竟然在2014年接任微软第三任CEO之后,展现出强大的领导力,引领微软成功实现“云转型”。在《刷新》一书中,萨提亚特别强调同理心。在微软内部政治斗争异常激烈的情势下,萨提亚在就任后的第一次高管会议上,就采用了**的方法,在放松与关爱的气氛中,让高管们敞开心扉相互理解与交流。

来自于东方,由一个印度人运用于西方公司的领导实践中,取得了不凡的成效。这本身就说明东西方领导力实践在相互交融,共同演进。

领导力还是不断发展的。能够有效作用于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组织的领导力,未必能够适应当下与未来的组织形态。

人类社会进入VUCA时代,为敏捷高效的应对变化,组织形态开始扁平化、网络化、小团队化,管理强调向下赋能,适应这样组织管理模式的领导力自然需要改变。在《赋能》一书中,美军伊拉克总指挥斯坦利将军阐述了他将伊拉克美军改造成“小团队组成的大团队”的过程。为适应这样的组织新形态,他将自己的领导风格做出了改变。由“象棋大师”到“园丁”,“眼睛紧盯,双手放松”,放弃指令控制,做激发与塑造文化的工作。

4、修心还是修行

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如何发展领导力?

大部分与会专家认为,传统领导力课程已经难以奏效。在如何发展领导力方面东西方存在一定差异。

西方领导力发展重在修行。将领导力模型化标准化,只要改变行为就能够获得领导力的提升。王威提到:“领导力发展是要改变人,最重要的改变是什么?是行为,只有行为才是可控制可改变的。所以西方的模型很多情况下是直接告诉你这个行为是什么。ATD有一个管理主义的模型叫做ACCL模型,就是说一个管理者能够做一个好的leader,只要做好五个方面就可以了。”

东方领导力发展重在修心。儒家的理想是成圣,道家的理想是成仙,佛家的理想是成佛。无论是成圣、成仙还是成佛,都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,这个过程的重心是修心,强调过程中的悟性。

冯晓晋提到肖知兴写作的《以热爱战胜恐惧》一书提到的正面、良知和天命。“这个天命我是特别有感觉的,就像一个人有钱了干吗还要奋斗?我来这个世界到底干什么,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。企业家们的动力是什么?怎么帮助他寻找到天命?”

领导力

天命论来自中国文化。

中国文化为中国管理者提供的是终极信仰与信念,是领导者心力的源泉,也是领导力行为展示的内在支撑。中国式领导力发展的本质是修心,有效发展领导力需要创造一个修炼的历程。

魏恺做了三个比喻。 第一个比喻领导力是被推下去伸出的一双翅膀。面临一个很有挑战性的任务的时候,就好像你在悬崖上一样,马上就要被人推下去了,能不能伸出一双翅膀。第二个比喻是领导力是一场赋能对话和升华知行合一的修炼。第三个比喻是领导力的蜕变是一次又一次的通关。每个人都是不断的从舒适区走到不舒适区,去发展领导力。

宋清君强调了领导者的心力,“领导者其实是需要心力的。走戈壁也好,其他活动也好。我们做领导力项目设计的时候就是围绕三点,第一点是行为的情景,第二是眼界开拓,第三是心性的建立。”

曹阳认为:“管理者的信念,他的追求,他的勇气,他的人生的态度,甚至是灵感、运气,很多看似偶然的际遇,甚至是奇迹。是这些真正让一个企业、让一个人变得成功。而这些东西恰恰是在过去的管理教育里面没有涉及的。但是这些东西靠的是什么东西来养护?什么东西来培育?传统文化的经典,中国传统文化都融入在这些经典中,都是奔着这个方向来的。”

上一篇:从领导力的角度看“胜者思维”

下一篇:领导力=洞察力+决断力+用人能力